跳至主要内容

聊聊接下来的打算

最近中国互联网行业的风声鹤唳以及北京上海等城市出现的疫情和封城让我觉得有必要重新规划接下来的人生。

职业发展

国内的互联网公司无论规模,都在经历着史无前例的大裁员,网络上大部分观点都把裁员归咎于中国的监管风暴,但我觉得监管只是一个导火索,互联网长期以来发展模式都是很不健康的,所以才会被监管引爆了裁员的大雷。
中国的互联网长期以来人员都是冗余的,大公司每年校招都会疯抢名校毕业生,社招为了挖关键人也会开出很高的涨幅,其实并没有这么多业务要人来做,大公司抢人的很大一个原因只是想拖慢竞争对手在关键领域的进展。多招的人不能闲着,所以各个大公司都在主营业务之外积极开疆拓土,比较典型的就是腾讯,阿里和字节跳动,涉及到各个领域,大公司不缺钱,所以对这些探索性的领域期望也不高,但是万一熬出来一个就能把所有领域的投资一次性补回来。
前几年国内环境是比较自由的,这几家公司也确实摸索出了主业之外的增长点,腾讯搞出了微信,阿里搞出了支付宝,字节跳动搞出了抖音,而微信支付宝和抖音本身也成为了互联网的平台型产品,带动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最后一波狂欢。
随着各家的军备竞赛,互联网行业想找到新的增长点越来越难,在短视频的风口之后,再也没有一个像样的增长点,其实在20年左右,腾讯阿里和字节已经开始感受到力不从心了,很多业务都在疯狂烧钱,也看不到盈利点,比如腾讯的微视,阿里的本地生活,字节的在线教育,但是大家谁也不敢放弃,一是沉没成本过高,二是如果现在放弃就可能被竞争对手捷足先登,三是还抱有希望,万一又卷出来下一个微信支付宝和抖音呢?
在20年11月蚂蚁金服上市失败这个标志性事件后,中国的监管风暴拉开了序幕,先是20年12月提出防止资本无序扩张,再到后来对阿里的反垄断调查,对平台型企业的巨额罚单,教育行业的双减,对滴滴的整顿,监管风暴已经持续了一年半以上,而且也没有要停止的意思。这让互联网企业过去的逻辑不成立了,所以各个互联网企业也放弃了幻想,纷纷开始裁掉冗余人员,停掉探索性业务,夹紧尾巴过日子。
接下来的互联网也会变成一个普通行业,所以要对这个行业降低预期,无论是在收入水平还是职业发展上。个人觉得互联网行业接下来会有以下几点变化:
  1. 行业规模收缩,各个公司都开始裁员,大厂被优化员工流入中厂,中厂去小厂,最后行业底层的从业人员被挤出行业,被迫转行
  2. 只有能稳定盈利的企业能活下来,主要是拥有平台型产品的头部企业,靠投资人输血,还在烧钱找商业模式的企业会大规模倒闭,主要是各种垂类产品
  3. 晋升变得更困难,因为公司已经没有那么多业务,不需要那么多高级别员工了,创新型的工作也会大幅减少,大部分岗位需要的只是听话而平庸的人
  4. 行业薪酬整体下降,过程大概率是控制涨薪幅度甚至不涨薪,严控跳槽的涨幅,靠通胀来慢慢降低行业实际薪酬,如果行业崩得比较迅猛,那收入也会断崖式下跌,目前看起来这种可能性不大
  5. 企业上市会越来越困难,尤其是境外上市,互联网行业也不太可能出现当年阿里和腾讯上市那样的造富机会,字节跳动和拼多多可能就是最后一波集体造富
在行业大裁员之前,我对职业发展还是抱着很高期望的,觉得只要保证自己的职业发展是on track的,再赶上一两个字节,拼多多这样的机会也能财务自由。但现在我的预期大幅调低了,接下来的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经济应该会迎来整体的衰退期,保持赚钱的能力,维持现有的收入水平就跑赢绝大部分人了。而且即使衰退期过去,下一波造富的机会,大概率也不会在互联网行业了,如果风口真的出现,这个行业又是否愿意接受从零开始的中年人呢?具体到我自己,接下来会做这些事情:
  1. 努力提升自己在公司里的性价比,保证自己不会被优化,要么是能做跨级别的事情,要么是在当前级别能一个人顶一点五到两个人的产出
  2. 提升专业领域外的知识储备,下一个风口虽然不太可能出现在互联网企业,但大概率还是技术相关,多掌握一些通用性更强的技术,新的风口出现时也更有竞争力
  3. 注重软素质的训练,包括表达能力,信息提炼能力,协调能力和思维逻辑性等,接下来互联网行业不可避免会越来越内卷,只有软素质达标的人才有卷的资格
  4. 多了解行业外的咨询,多和不同背景的人交流,掌握各个视角的信息,尝试寻找新风口的蛛丝马迹,并提前做准备
  5. 维护好核心朋友圈的关系,增强自己的抗风险能力

移民计划

对于移民,其实我一直是有执念的,在我念大学的时候,就很想出国留学,然后进世界一流的互联网企业,学计算机的,如果条件允许,谁不想去看看硅谷的风景呢?但是家境确实也不算富裕,留学的钱也不是给不起,只是留学要花掉家里的大部分积蓄,父母年纪也大了,家里的现金流也越来越差,他们对于出国留学本身也不是很支持,老一辈的观念还是觉得钱就应该拿来买房,这是看得见的东西,而且身边有几个出国念了个野鸡大学,毕业回来就业困难的反面教材,所以他们只能看到负面影响。普通家庭的孩子还是会从ROI角度去看问题,我那个时候了解到的信息也有限,不确定出国留学的收益,所以自己也不是很坚定,就选择了国内就业。其实工作的这几年,我还是有移民的想法,主要有几个原因吧:
  1. 国内的互联网行业发展太不健康了,整体来说都很浮躁,无论是公司还是个人,大部分都追求短期利益,公司热衷于发现新的商业模式,个人大部分想的也是哪家跳槽涨幅高,哪里有当leader的机会,所以中国的互联网缺少技术上的创新,推动行业进步的还是Google,微软,Facebook和Amazon这些
  2. 国内的工作强度太高,没有生活。互联网行业大部分公司都是996的,一部分是真的这么忙,另一部分是装装样子,无论哪一种,工作时长都是实打实的12小时以上。每天通勤两小时,工作12小时,睡觉7~8小时,那么一天基本上没有思考和生活的时间了。工作只是一个生活的手段,但是在中国,你选择了互联网,就是选择了放弃生活
  3. 国内房价太高,在国内干互联网的只能在一线城市,如果想买一个各方面都看得顺眼的,至少1200万往上。即使是很多被视为高收入人群的互联网从业者,也只能买得起老破小或者很偏远的房子,靠自己能买得起的房子多少有一些硬伤,要么是小区环境差,没有绿化,停车都没位置,要么是居民素质差,租户比例非常高,每天邻里纠纷,要么就是非常偏远,每天上下班通勤三四个小时。而且即使买了一个满意的房子,背负高额房贷,人的生活状态也不舒服,始终是一种还债的心态
  4. 国内割韭菜的手段太多了,从房地产到教育,从股市基金到P2P,普通老百姓隔一段时间就会碰上一把镰刀,不仅没有手段实现资产保值增值,反倒是很容易被收割的倾家荡产。整个社会也因此变得非常焦虑,戾气很重
22年疫情前对于移民,我还是有点犹豫的,一方面是去了国外可能意味着职业生涯要重新开始,收入可能断崖式下跌,另一方面担心自己无法适应国外的生活方式,无法融入当地的社交圈。但是这一轮疫情中上海的封城让我坚定了移民的想法,即使这一两年无法实现,我也会把移民作为毕生必须完成的目标。
初步的想法还是移民去英语国家,优先北美,这么考虑的原因是工作机会相对多,资本市场也相对成熟,无论是在当地找工作还是靠着投资的被动收入过活,北美相比其它地区都有很大优势,美国身份没那么好拿,可能会退而求其次考虑加拿大。现在还只是有个初步的想法,接下来要去收集信息,综合比较一下欧洲,北美,澳洲,新加坡,日本等地的移民政策和各自的优劣势,在来决定去哪,完成目标的拆解,后续的信息我也会记录到这个博客。
自从工作之后,英语就差了很多,不管是阅读还是口语和听力,短期内我会开始先练习英语,为接下来的移民做准备。

投资理财

22年以来投到股票基金里的钱亏了不少,这四五个月大概亏了50多万,以前可能觉得没什么,总是安慰自己赢得起也要输得起,常年高杠杆高风险投资,以前觉得现金流没有问题,年轻就是要以小博大,融资期权一起上,爆仓也有过,千金散尽还复来。现在就业市场这个光景,我对自己接下来的现金流也不是很自信了,接下来应该会以保值对冲通胀的目的为主,小仓位去博一些增长。
受到疫情影响,供应链问题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也没有缓解的趋势,通胀可以预见会越来越严重,动态清零带来的隔离,全员核酸等成本也导致了中央和地方财政压力大,放水也是一个趋势。这个时候肯定是不能拿着现金的,但是现在中国也没什么好的投资渠道,银行存款利率基本来到1字头,只有一些小的村镇银行利率高一些,也就是三四个点,还有很大的暴雷风险,如果跟河南几家村镇银行一样,可能都得不到存款保险的赔付,股票和基金最近也是一路大跌,主要原因是美联储加息和缩表,全球股市资金量都在减少,至于房地产,我们在下一节细讲,整体结论是除了核心地段的豪宅,其他的房子没有投资价值。钱贬值的速度等于广义货币增速减去GDP增速,而今年前者很大,后者很小,对于普通人来说就是这么个尴尬的处境,你要么眼睁睁看着手上的钱大幅贬值,要么就是投入高风险资产,亏个血本无归。据我所知,流动资产几千万的人今年收益也很难超过5个点,所以都在疯抢豪宅,当然普通人是远远够不到这个门槛的。
我个人接下来会调整仓位的比例,一半的比例会投入到债券类资产,三分之一会投资到权益类资产博增长,剩下的六分之一会作为应急资金,存到一个月左右的固收类产品或者余额宝之类的地方。对于权益类产品的选择,我更倾向于美股,其他备选还有港股和A股,A股如果没有内幕消息,很难稳定赚钱,而港股一有风吹草动,资金都是流出最快的,优质公司相对也少,如果真的要矮子里选将军,那我会选美股。虽然随着美联储的缩表,美股的资金也是在流出的,但是长期来看美股依然是健康的,它汇聚了一批最优秀的公司,如果从政治角度,美股也是美元的蓄水池。国内因为外汇管制,没有办法直接买美股,所以我会选择一些QDII的基金。

买房计划

之前和老婆商量过,想要换个房,一方面是现在住的小区出租率高,居民素质良莠不齐,经常有邻里纠纷,小区的小孩也是满嘴脏话,这种环境对大人和小孩都不好,另一方面是居住空间确实不够,后面可能要二胎,想换一个大点的房子,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教育资源比较差,当然这个和居民质量也有关系,可能小孩的同班同学就是在卖菜的小孩,装修工人的小孩,滴滴或者外卖从业人员家里的孩子。我不是对体力劳动者有什么恶意,而是我觉得在这样的家庭长大的孩子很难有良好的家庭教育,他们父母的工作决定了他们的见识和眼界都会受到限制,甚至家长也不重视教育,因为他们自己也没有从教育得到什么好处。我不想让小孩的成长环境里全是这样的朋友。
但是现在我们决定暂缓换房,如果移民的路子走通了就不买了,主要有以下几点考虑:
  1. 国内的就业情况实在是太差了,没有哪个行业是稳定的,即使是公务员都有降薪裁员的风险,随着外企和供应链企业外迁,互联网行业收缩,就业机会会越来越少,高薪岗位就更少,中国至今也没完成产业升级,长期的就业前景也不容乐观。我们如果要换房,目标价位应该是1000万左右,即使七成首付,贷款也要300万,月供大概要1万5左右,我和我老婆如果其中一个失业,要维持家庭开支和这个月供,就会捉襟见肘,而且在这个时候再背上房贷,我们的职业发展上也会丧失很多主动权。
  2. 现在的房地产刺激政策有点离谱,自从16年收紧以来没见过这么离谱的力度,又是降息又是放开限购限售,但是大部分地方的房价依然没有起色。房地产是一个短期看政策,中期看经济,长期看人口的行业,政策现在是给到了,但是经济前景和人口情况都是一塌糊涂。从经验判断来说,我觉得房地产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各行业的裁员减少了很多本来有能力买房的人,也让很多人失去了对未来现金流的信心,而出生率接下来还会持续下跌,经济差导致大家生活压力大,生活压力大导致不想生,不想生又导致经济差,这已经成了一个牢固的负反馈循环。房价永远涨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接下来除了核心地段的豪宅是稀缺的,即使是一线城市,郊区也可能不涨甚至下跌,虽然说我是改善需求,也算某种程度上的刚需,但是这可能是我家庭一辈子的财富,如果买入就失去流动性甚至大幅下跌,说不在意那也是不可能的。
  3. 如果我们移民成功了,肯定是要去办理移民财产转移的,到时候所有的资产都要变成现金。房产如果是非核心地段的豪宅,流动性是很差的,现在的行情,急卖都只能降价出,如果是5~10年后,会不会烂在手里都不好说,既然我们已经决定移民,就担不起这个风险了。如果换房,这套房大概会占到我们总资产的70~80%,如果到时候不能变现,那我们即使移民出去了,日子也会很难过。
  4. 接下来大概率会开征房产税,因为卖地收入有上限而且不稳定,而房产税是每年稳定征收的,看发达国家的路数,都会走向房产税的方向。随着房产税开征,长期租赁住房市场可能也会进一步规范化,到那个时候租房可能也能解决导致我想换房的几个问题。当然这一条都是我主观臆断。
如果决定不买房,我可能会多花点钱去租一个好点的房子,小朋友上学问题可能会选择私立或者国际学校。然后一边日子先过着,一边准备移民,走一步看一步。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经济机器是怎样运行的

今天午休时间花半小时看完了达利欧的“经济机器是如何运行的”,不得不感慨,这个2014年的视频,直到7年多后的今天,还有指导意义。各国政府也依然遵循着这一套规律,这里做个简单的总结。 原视频附上: 总结: 1. 交易是经济的基石,一切经济行为的基础都是交易,因为有交易,所以一个人的支出就是另一个人的收入。 2. 交易可以是现金交易,也可以是信用的交易,也就是信贷,信贷可以凭空产生,现实生活中大部分所谓的钱实际上是信贷,而不是现金。 3. 借款人一旦获得信贷,就可以增加自己的支出,而根据第一条,另一个人的收入就会因此增加,而因为收入的增加导致信用度增加,他又可以获得更高额度的信贷,如此传递下去,所以信用相当于给整个经济加上了杠杆。 4. 信贷会导致支出增加,而信贷可以凭空产生,如果信贷的增长速度高于商品生产的速度,就会导致价格上涨,也就是通货膨胀。 5. 央行不希望通货膨胀过高,因此会提高利率,从而导致借钱的人减少,而现有债务成本上升,大家手上更多的钱要用于偿还债务,从而导致支出减少,根据第一条,人们的收入也将下降,如此传递下去,会导致商品价格下跌,也就是通货紧缩。 6. 通货紧缩意味着交易减少,经济衰退,此时央行为了刺激经济,会降低利率,从而导致偿债成本下降,借贷和支出增加,带来另一次经济扩张。以上是由央行控制的短期债务周期,大概持续5~8年,在几十年里不断重复。 7. 在每个周期过后,经济增长和债务都会超过前一个周期,这是人性使然,人具有借更多钱和花更多钱的倾向,而不喜欢偿还债务,因此长期来看,债务增加的速度将会超过收入。 8. 经济繁荣期,因为借贷条件更宽松,人们倾向于过度借贷消费或购买资产,因此资产价格也会日益升高,虽然债务在大量增加,但是收入和资产价格也在增加,因此帮助借贷人维持住了良好的信用。 9. 8中描述的情况是无法一直持续下去的,几十年来债务的缓慢积累会导致偿债成本升高,到了一个时间点会迫使人们削减开支,从而导致整体收入降低,人的信用也会因此而降低,因此进一步导致支出减少,周期开始逆转。 10. 当9的情况出现时,经济需要去杠杆,收入开始下降,削减支出,减少信贷,资产价格下跌。借款人无法借到足够的钱来还债,因此被迫出售资产,但是抛售资产又导致资产价格进一步下跌,进一步降低了借款人的信用,形成了恶性循环。 11. 去杠杆与衰退看起来相似,但是此时利率已接

谈谈格局

在从IC向Leader角色转变的过程中,大老板跟我多次提到过格局,当时我并没有太多的感触,然而最近的一些经历让我对格局有了较深入的理解。在这篇文章中,我想讲一下我理解的格局以及Leader的格局对团队的重要性。 我理解的格局,涵盖了接受变化的能力,自省的能力,以及在更大范围寻求解决方案的能力。这么说可能比较虚,下面针对每一点我展开说说。 首先我们来讲讲接受变化的能力,某种程度上,这也是自信心和逆商的体现。互联网公司的节奏是非常快的,不管是业务变动还是组织人事的变动,不同的人对于变动的态度是截然不同的。比如最近我所经历的调整中,有人心态非常积极,觉得业务变动可以让自己了解不同的业务是如何运作的,组织关系的调整可以锻炼自己和不同类型人打交道的能力。然而有些人就做的非常糟糕,很不幸,我的前直属上级就是后者,调整中,他关注的是自己的权责范围会不会受到影响,所谓“好业务”是不是被别人抢走了,自己管理的人是不是会缩减,他把变化灾难化了,那么在他的上级或者平级看来,他的格局就是不够的,心态不够开放,畏惧变化。 我们再来说说自省的能力,我理解的自省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是能够清晰地知道自己的能力边界,二是能够对其他人有同理心,有换位思考的能力。我这里还是要举我前Leader的例子,很不幸,他又是个反面案例。不了解自己的能力边界,带来的结果就是事必躬亲,然而做得都不好,下属也不会得到授权,没有向上发展的空间。如果认清了自己的能力边界,敢于授权,把下属的积极性调动起来,最后的结果是双赢的,对于Leader来说,这样才能带领更大的团队做更大的事情,对于下属,发展空间也不再受限。同理心的缺失对团队的后果更是灾难性的,作为Leader无法体会下属或同级的难处,该给的资源和配合也必然给不到位,最后事情没有做成,团队也一直处在阴郁,士气低迷和相互埋怨的氛围中,时间长了,失败就会成为这个团队的惯性。 最后我们来说说什么叫更大范围寻求最优解,这里我要举我之前一个下属的例子,我们团队在一个一线互联网公司做业务中台,一线互联网公司其实很多技术组件都有现成解决方案,对于我们这种业务团队来说,现成方案可以满足绝大部分需求,极少部分需求不满足的,也可以通过提需求或者共建来解决。然而这哥们偏不,什么东西都要自己搞一套,美其名曰更贴近业务,实际上私心是非常重的,一切都从方便自己晋升的角度出发,重复造轮子,因为觉得在

聊聊职场中的内卷

内卷应该是这几年被滥用得最多的一个词,本意是社会学中的一个术语involution和evolution相对, 用以形容社会文化重复劳作、发展迟缓。但是在中国互联网上,这个词 出现了语义偏移,用来指代内部恶性竞争、过度竞争,或逐底竞争、向下沉沦的现象。有人将其总结为 在一个集团内部通过压榨自己,极度竞争,以获取微小的优势。 如一家公司,原本实行八小时工作制,但有些人自愿加班,并得到管理层的赏识。此时,原先按时上下班的人开始担心自己成为劣势者,也自愿加班,久而久之,加班便成为常态,最后变成如果不自愿加班,就会影响自己在职场的生存,降低谈判力。 当然,职场中的内卷是方方面面的,远不止加班一个方面的体现。比如一些很简单的概念,几句话可以讲完的,就是有人要写几千上万字的文档来说明,展示自己所谓的认知升级;又比如有些事情做得再精细也没什么意义,总有人要在屎上雕花,展示自己的工匠精神;还有就是明明可以第二天上午完成的事情,总有人半夜一两点在工作群里at其他人,同时展示自己的进展。我所在的公司这些情况非常严重,部分原因是人才密度过高,另一部分是人员本身的特性使然。20年开始的互联网监管导致公司砍掉了非常多的业务,但是公司并没有把业务的所有人裁掉,而是保留了核心团队,暂时分流到其他业务以图监管放松后东山再起。大公司确实有挪腾的空间,但这也让团队的人才密度过高,蛋糕依然是那么大,分蛋糕的人可能是成倍地增加,大家都吃饱那是不可能的,所以要想混出头就得踩着别人上。另一方面,阿里这个公司确实是行业的毒瘤,它的恶心之处就在于公司的文化。阿里的文化是一种流氓文化,这个公司的文化核心在于向上管理,它抓住了工作中最容易出成果的那个路径,所以当某个公司引入了阿里输送给社会的人才,就容易劣币驱逐良币。大家本来都是踏踏实实的做事情,突然来了个向上管理做得很好的人,文档写的一套一套的,老大看来这个人每天都在“认知升级”,久而久之大家都会往这个方向发展,否则就会失去竞争优势。当然,并不是所有阿里出来的都这样,但是阿里人里面,这种人的比例确实远高于其他公司。具体表现就是只出规划而不落地,长篇大论讲解简单的事情。以上两点,就是当下互联网公司内卷的根源。 曾经我对于每天说着内卷的人是嗤之以鼻的,觉得都是人云亦云,可能他们并不理解天天挂在嘴边的这个词,内卷在我看来并不真实的存在,只是一些处于竞争劣势中的弱者的抱怨。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