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主要内容

谈谈两年职业规划

背景

最近的职业和生活都遇到了一些问题,感觉很多事情和预期差距都越来越大,从21年以来,大环境就在急剧变化中,在国内的高压防疫政策之下,宏观经济可能是近20年以来最差,消费低迷,失业率高涨,而互联网行业还有政策监管因素的冲击,更是民不聊生,以前的很多增长逻辑都不成立了。所以我最近的不顺可能并不是能力出了问题,而是职业规划没有匹配上不断恶化的环境,我想结合现状重新梳理接下来两年的职业规划,尝试破局。

现状

对于现状,我按照两方面来梳理,职业和生活,职业的现状决定了我的现金流,生活的现状决定了我的开销,接下来的路要怎么走,得结合两者综合判断。

职业现状

现在的项目有点一言难尽,可以化用一句话总结下,战略上重要,但是战术上不重要。战略上重要的原因是,这部分工作的重要性确实在日益提升,甚至可能会决定项目的存亡,战术上不重要的原因是,这部分工作行业内早有先行者制定了统一的标准,核心点就那么几个,至于如何落地执行,难点主要在于人力的协调和项目进度的把控,技术上没什么创新的空间。战略上重要的项目通常也意味着活会来得很着急,很多事情没有什么商量的空间,上面给定一个DDL,就得加班在那个时间交付,这种事情并不少,所以现在项目的整体工作强度也很高。

另一方面,由于行业的整体下行,公司砍掉了很多项目,我们项目组也吸收了很多其他部门相对优秀的一批人,这又导致项目的人才密度非常高,高阶的人多,努力的人也很多。这也好理解,大公司有比较成熟的晋升体系,所以同一个级别的人实力不会差太多,那么按照我们以前的文章提到的内卷理论,这种时候一定会出现过度竞争,向下沉沦的情况,简单来说就是氛围很卷。

再说说我自己的空间问题,来这个项目之前,我以为是一个一号位的机会,来了之后才发现是二号位,这也怪我,当时出于信任没有把话说得太明白,吃了个大饼。吃一堑长一智,以后还是得把话聊明白,不丢人。前面也说了,这个项目能发挥的空间不多,前期基本是参照行业标准补齐能力,后面就是持续运营,当下我也看不到这个团队还会有新的业务,就当下来说,我觉得人员是严重超配的,如果只留下一半人,可能业务会跑得更好,而现在还搞了多地研发中心,造成了不必要的沟通成本和人员冗余,现在团队的业务也撑不起如此多的人员层级,长期来看,我对团队的ROI感到悲观,对自己的成长空间也非常质疑。但是从短期来看,未必就不能待下去,现在也有一个饼,在这个团队我可能有从IC转到技术管理者的机会,这个机会的真实性还有待确认,因为当下只有直属上级跟我聊过,没有从隔级上级和HRBP那里得到任何信息,还有就是我觉得当前的组织过于冗余,是否有这个机会客观上也存疑,但不管怎么说,这是当前项目中相对明确的唯一空间。

最后想再聊聊关于钱的问题,我工作的目的就是为了攒钱实现自己想要的生活,所以谈钱不磕碜。最近有几件标志性的事件,一是腾讯股价跌到了200多,相比最高点差不多没了2/3,阿里跌幅也差不多,二是字节跳动大幅下调期权授予价格,从195美金到155美金,相当于从3000亿估值下调到了2300亿左右。我觉得这是互联网行业回归普通行业的信号,已上市和未上市的巨头市值都大幅缩水,这里插个题外话,大家谈offer,在接下来的5年内,还是尽可能多地提高现金比例。回到正题,我想说的是在这个行情下,以后内部调薪会越来越少,甚至没有,以前通过跳槽动不动就是30%,50%涨幅的日子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会再遇到了,在国内想开源的难度越来越大了。

生活现状

先聊聊房子的事情吧,房子在中国是一个绕不过去的话题,我之前有想过长期租房,但是最近想法发生了一些变化,一方面是中国人有很强的买房情结,这个我也没法免俗,租的房子总感觉不叫生活,另一方面是在当下的中国,确实没有比一线城市房子更保值的东西了,相比股票基金理财,一线城市房产至少能让你少亏点。最近我也在考虑购买改善性住房的事情,随着有了宝宝之后,越来越能感受出现在小区的问题。简单列几点吧:

  1. 业主素质问题,最近加入了一个业主群,能明显感觉到里面的人有很强的仇视资本,仇富的言论倾向,什么事情都能归结到资本家的剥削,自己过的不顺就是阴谋论,就是被有钱人吸血,还有几个经常拱火的,屁大点事就号召大家上访闹事,暴力冲突,摆出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无赖架势。这些人对社会的认知仅停留在这个层面,可想而知处于社会的什么阶层,是什么样的收入水平。这也和小区房价关系很大,我是在顶峰的时候接的盘,所以大部分业主都是比我便宜一半甚至三分之二的价格买入的,财富和认知是高度相关的,所以也不奇怪。但我实在不想让小孩跟这种家庭的孩子一起长大,共享教育资源,这种父母教出来的只有社会的不稳定因素。
  2. 老小区居住体验问题,老小区的规划是很落后的,我这个小区没有地下车库,停车非常困难,其次就是建筑质量问题,外墙渗水,隔音也不好,楼上半夜咳嗽都能听见,还有就是小区出租率极高,过半是租客,也存在一些群租,都是些收入不高的群体,小区的治安也是一大问题,确实也频繁出现划车,口角斗殴,失窃等情况,疫情导致大家没钱之后,问题可能更严重。
简单概括就是我想给孩子更好的成长环境,而房价是天然的筛选器,认知水平低,素质低的家庭,有极大的概率没什么钱,所以我想买一套更贵的房子,顺带自己也能住的舒服点,能少掉很多糟心事。

另一个让我考虑买房的原因是最近的房价走势,我发现自己的房子没怎么涨,但是想换的800~1000万的房子出现了上涨趋势,房市在出现K型复苏,原因也比较好理解,随着实体经济凋敝,风险资产都出现了大幅下跌,对于有钱人来说,他的钱必须有地方避险,而避险的东西一定是稀缺的,那自然就是一线城市核心地段的房产。这还是一线城市还没有放开限购的情况下,能进来的资金是有限的,虽然我觉得一线城市短期内不大可能放开限购,但是房市的K型走势是大趋势,上面我们讲到,工资收入的增长可能会进入平台期,几乎可以肯定是跑不过想置换的房价涨幅的,这就意味着我工作的时间越长,我只能看越差的房子,这个逻辑听起来很奇怪但确实成立。如果在十年前,我会毫不犹豫地加最高的杠杆,问银行借尽可能多的钱,但是今天我真的不敢上这么高的杠杆,因为十年前我如果上午被裁,下午就能找到新工作,但是今天如果被裁,很可能意味着半年甚至更长时间没有合适的工作。所以现在就陷入了一个两难的窘境,如果不换房,那只能看着手上的钱贬值,按现在的M2增速和GDP增速,一年贬值至少11%,而且以后会越来越换不起,很可能要在现在的房子里再住个十年,如果上高杠杆换房,除了房贷,还要借400万左右的外债,这个杠杆有极高的维持成本,一旦我失业,那整个家庭可能就是一无所有。

聊完了房子再说说家庭,过去两个月我和老婆认真考虑过出国的方案,有几件事情导致我们犹豫不决:

  1. 首先是职业发展问题,在外企中,团队因为多样性的需求会招聘一些少数族裔,但是中国人往往很难做到管理岗位,一是文化问题,作为土生土长的中国人,融入美国主流文化有点难,因此不适合管理当地团队,二是出于保护本国人的需求,管理层必然是优先考虑本国人,我们也不确定是否能在国外找到收入还不错的工作。
  2. 再是我们也没有去国外长时间体验过,就这样头也不回的决定出国,还是草率了点,现在国内的行情,一旦离职可能很难回来找到合适的工作,因为中国的防疫政策,现在也不允许出国住个半个月体验一下。
  3. 宝宝还小,全天候都需要有人照顾,我们必然会有一个人先出去,在这个阶段,留在国内的人压力会很大,当我们两个人都出去了之后,宝宝也没办法就跟着过去,因为外公外婆爷爷奶奶那一代人年纪也大了,父母不可能抛下他们跟着我们出去带孩子,按国内这个防疫政策,我们自然也是承担不起天价回程机票的,这意味着我们可能缺席宝宝上学前的所有时间。
出不出国也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出国必然会在职业发展和家庭上有损失,但是国内的大环境可能5~10年之内都不会有好转,接下来可能还会有更残酷的裁员和更糟糕的经济形势,而国外科技公司也在裁员,但他们裁员的原因是被美联储政策影响,是暂时的,恢复起来也快,而国内经济已经伤到了根基,现在已经是事实上的大衰退,即使现在停止清零政策,恢复起来也会是一个漫长的周期。所以去国外工作可能是为数不多弯道超车的机会,这几年如果国内的互联网行业继续裁员,谨慎投入,那无论对于个人还是公司,发展空间都是很有限的,而国外科技公司如果抗过了这波加息,可能会重新进入扩张周期,那对于个人来说,这段经历的含金量就要远高于国内的公司了。

规划

有了基于现状的分析,思路就挺清晰了,当下要追求看得见的利益,先完成从IC到技术管理者角色的转变,长期目标还是移民,找海外的工作。另一方面,也有比较高的风险因为各种原因无法移民,所以同步地还是得攒钱,万一无法移民,在一线城市要购置一套改善性住宅。

在一年时间内,我还会留在现在的项目,现在的行情确实差,所以即使这个二号位干得再不爽,也需要隐忍,如果只是为了自己爽快跑去一个新项目,对方大概率也只能画一些饼,可能还不如现在这边IC转技术管理的饼靠谱,这方面我一直做的不是太好,不懂得蛰伏,虽然道理我都明白,但往往因为年轻气盛做出不理性的选择。就现在来说,我自然是想有一个一号位的机会,这样可以做更大的事情,但和长期目标比起来,这个一号位能带来的收益是微不足道的,那不如安心做好现在的事情,控制工作的强度,为长期移民的目标做好准备。短期追求最优可能与长期目标是相悖的,所以只能在当下做出一个不那么差的选择,腾出资源保障长期目标。

在准备出国找工作并移民的路上,信念一定要坚定,之前我也有准备过,但是没有坚持下来,我总结了一下有几方面的原因吧:

  1. 信念不坚定,总是想着移民能成就成,不行拉倒
  2. 缺少目标感,准备过程很漫长,包括英语听说,技术面试准备等,很容易丧失目标感,从而半途而废
  3. 无法利用碎片时间,因为工作原因,时间经常是碎片化的一个小时,半个小时,很多时候就这么浪费掉了
综上,我在移民这个问题上已经没什么退路了,所以接下来就是准备英语和技术面试,英语每天保证至少半小时的听力吧,口语这块我再想想怎么练习,国外公司的技术面试和国内差距很大,国内基本是围绕着项目聊,而国外前几轮基本是都是算法题,现在我的状态是没办法去参加这种面试的,先从每天两道leetcode开始准备。还有就是要利用好接下来的一年,积极拓宽自己的技术栈,了解一些前沿技术。希望我能在两年时间内完成找到海外工作的目标吧,最近很喜欢一句话,藏巧于拙,用晦而明,寓清于浊,以屈为伸,希望接下来为移民的目标继续忍耐的日子,能够守得云开见月明。

评论

此博客中的热门博文

关于职业发展的一点感悟

最近因为工作关系,看了很多份简历,挂掉的绝大部分有硬伤,要么学历糟糕,要么技术能力与年限严重不符,要么是软素质糟糕,话都说不清楚,这些都没什么好感叹的,让我比较触动的是几份高阶候选人简历,为了脱敏,我这概括一下几个人的背景:211或985学校,工作8~12年,多个大厂经验,一路担任的职位能看出成长,一般是从一线开发一路升到十几个人团队的负责人。简历绝对可以说得上是光鲜亮丽,却多次面试挂了,我只能说时代变了。 国内互联网行业已经进入了下行周期,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是用户增长乏力,在我外婆都会用微信的今天,中国已经几乎没有互联网未曾渗透的用户群了;二是没有突破性的技术创新,近几年互联网的故事还在围绕着移动互联网展开,没有出现当年的搜索引擎,智能手机这样的颠覆性创新,可能的方向都试过了,所以整个行业就越来越没有活力,只剩内卷,近几年的买菜,直播电商,短视频都是内卷的具体体现;三是国内日益严格的监管压力和共同富裕的国策,各大互联网公司也因此失去了跨行业扩张,并购的能力,转而开始收缩战线,裁员过冬,诸如蚂蚁金服,腾讯分红京东股票,减持SEA,都是这一背景下的例子。 在行业整体下行的大背景下,21年互联网公司几乎全线裁员,腾讯,滴滴,字节跳动,都是实锤的裁员,再加上16~18年蜂拥入行的学生毕业了,多个因素作用下,人才供给失衡,互联网行业就成了一个买方市场,用人单位可以花更少的钱,招到更好的人,这也是为什么这两年我们感觉行业越来越内卷的原因。 回过头来看开头提到的几个高阶候选人,面试挂掉的原因也能总结出一些共性。首先是自身定位的问题,国内互联网行业的朋友应该知道,leader的坑位是很少的,基本上是走一个再补一个,业务没有高速发展就没有新坑,这几位高阶候选人定位自然是leader,即使他们想定位为一线纯开发岗也很难,对于用人单位来说为什么要花leader的钱招一个纯开发呢,后续管理成本还高。其次是能力成长的问题,研发随着级别晋升,工作年限增长,要求会非常陡峭地提高,比如对于工作两三年的研发,基础知识掌握好,项目经验好一点再加上沟通没问题就很可以了,对于工作十年左右的,要求就会变成对工作有系统性思考,技术同时有深度和广度,了解前沿技术和技术演进方向,对业务有深度理解,能够在不确定性中找到出路,软素质方面则要求思维活跃,沟通顺畅,信息提炼能力强,抽象能力好,同时对于人员培养和团队搭建

聊聊职场中的内卷

内卷应该是这几年被滥用得最多的一个词,本意是社会学中的一个术语involution和evolution相对, 用以形容社会文化重复劳作、发展迟缓。但是在中国互联网上,这个词 出现了语义偏移,用来指代内部恶性竞争、过度竞争,或逐底竞争、向下沉沦的现象。有人将其总结为 在一个集团内部通过压榨自己,极度竞争,以获取微小的优势。 如一家公司,原本实行八小时工作制,但有些人自愿加班,并得到管理层的赏识。此时,原先按时上下班的人开始担心自己成为劣势者,也自愿加班,久而久之,加班便成为常态,最后变成如果不自愿加班,就会影响自己在职场的生存,降低谈判力。 当然,职场中的内卷是方方面面的,远不止加班一个方面的体现。比如一些很简单的概念,几句话可以讲完的,就是有人要写几千上万字的文档来说明,展示自己所谓的认知升级;又比如有些事情做得再精细也没什么意义,总有人要在屎上雕花,展示自己的工匠精神;还有就是明明可以第二天上午完成的事情,总有人半夜一两点在工作群里at其他人,同时展示自己的进展。我所在的公司这些情况非常严重,部分原因是人才密度过高,另一部分是人员本身的特性使然。20年开始的互联网监管导致公司砍掉了非常多的业务,但是公司并没有把业务的所有人裁掉,而是保留了核心团队,暂时分流到其他业务以图监管放松后东山再起。大公司确实有挪腾的空间,但这也让团队的人才密度过高,蛋糕依然是那么大,分蛋糕的人可能是成倍地增加,大家都吃饱那是不可能的,所以要想混出头就得踩着别人上。另一方面,阿里这个公司确实是行业的毒瘤,它的恶心之处就在于公司的文化。阿里的文化是一种流氓文化,这个公司的文化核心在于向上管理,它抓住了工作中最容易出成果的那个路径,所以当某个公司引入了阿里输送给社会的人才,就容易劣币驱逐良币。大家本来都是踏踏实实的做事情,突然来了个向上管理做得很好的人,文档写的一套一套的,老大看来这个人每天都在“认知升级”,久而久之大家都会往这个方向发展,否则就会失去竞争优势。当然,并不是所有阿里出来的都这样,但是阿里人里面,这种人的比例确实远高于其他公司。具体表现就是只出规划而不落地,长篇大论讲解简单的事情。以上两点,就是当下互联网公司内卷的根源。 曾经我对于每天说着内卷的人是嗤之以鼻的,觉得都是人云亦云,可能他们并不理解天天挂在嘴边的这个词,内卷在我看来并不真实的存在,只是一些处于竞争劣势中的弱者的抱怨。后

谈谈格局

在从IC向Leader角色转变的过程中,大老板跟我多次提到过格局,当时我并没有太多的感触,然而最近的一些经历让我对格局有了较深入的理解。在这篇文章中,我想讲一下我理解的格局以及Leader的格局对团队的重要性。 我理解的格局,涵盖了接受变化的能力,自省的能力,以及在更大范围寻求解决方案的能力。这么说可能比较虚,下面针对每一点我展开说说。 首先我们来讲讲接受变化的能力,某种程度上,这也是自信心和逆商的体现。互联网公司的节奏是非常快的,不管是业务变动还是组织人事的变动,不同的人对于变动的态度是截然不同的。比如最近我所经历的调整中,有人心态非常积极,觉得业务变动可以让自己了解不同的业务是如何运作的,组织关系的调整可以锻炼自己和不同类型人打交道的能力。然而有些人就做的非常糟糕,很不幸,我的前直属上级就是后者,调整中,他关注的是自己的权责范围会不会受到影响,所谓“好业务”是不是被别人抢走了,自己管理的人是不是会缩减,他把变化灾难化了,那么在他的上级或者平级看来,他的格局就是不够的,心态不够开放,畏惧变化。 我们再来说说自省的能力,我理解的自省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是能够清晰地知道自己的能力边界,二是能够对其他人有同理心,有换位思考的能力。我这里还是要举我前Leader的例子,很不幸,他又是个反面案例。不了解自己的能力边界,带来的结果就是事必躬亲,然而做得都不好,下属也不会得到授权,没有向上发展的空间。如果认清了自己的能力边界,敢于授权,把下属的积极性调动起来,最后的结果是双赢的,对于Leader来说,这样才能带领更大的团队做更大的事情,对于下属,发展空间也不再受限。同理心的缺失对团队的后果更是灾难性的,作为Leader无法体会下属或同级的难处,该给的资源和配合也必然给不到位,最后事情没有做成,团队也一直处在阴郁,士气低迷和相互埋怨的氛围中,时间长了,失败就会成为这个团队的惯性。 最后我们来说说什么叫更大范围寻求最优解,这里我要举我之前一个下属的例子,我们团队在一个一线互联网公司做业务中台,一线互联网公司其实很多技术组件都有现成解决方案,对于我们这种业务团队来说,现成方案可以满足绝大部分需求,极少部分需求不满足的,也可以通过提需求或者共建来解决。然而这哥们偏不,什么东西都要自己搞一套,美其名曰更贴近业务,实际上私心是非常重的,一切都从方便自己晋升的角度出发,重复造轮子,因为觉得在